威尼斯赌场

首  页 走进威尼斯赌场 业务领域 精英团队 新闻中心 成功案例 战略规划 威尼斯赌场文化 人力资源 客服中心 法律援助
 成功案例
    重点推荐
    民事案件
    刑事案件
    行政案件
    非诉案件
 
 
 重点推荐 当前位置:首页>成功案例>>重点推荐
丧葬费、抚恤金分割纠纷
浏览次数: 7700 次    发布时间: 2012-08-14

委托人(原告):何世语(化名) 女 1938年出生  住章丘市桃源村

委托事项:  丧葬费、抚恤金分割纠纷

对方当事人(被告):李明姬(化名) 女 1965年出生  住济南市天桥区长乐宫小区

           (被告):王永福(化名) 男 1997年出生 住济南市天桥区长乐宫小区

审理结果:判决书方式结案

承办部门:综合事务部

主办律师:孔淑芳、相全勇

 

一、基本案情

王常升(化名)系原告何世语之子,被告李明姬系王常升之妻,被告王永福系王常升之养子。王常升与10年12月因发生交通事故去世。

(一)  本案原告何世语、被告李明姬、王永福于11年7月向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历城区法院于11年9月作出(2011)历城民初字xxxP号判决书:判决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市分公司赔偿原告何世语、李明姬、王永福死亡赔偿金88154.5元、丧葬费16845.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以上共计110000元;被告曹丕(事故责任方)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何世语、李明姬、王永福死亡赔偿金105375.51元。上述判决所赔偿的款项尚未支付给该案的三原告。

(二)  本案原告何世语、被告李明姬、王永福又于11年9月向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再次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1、中国人保济南分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财产损失2000元;2、被告曹丕、曹植赔偿原告车辆损失43140元;3、其他经济损失4372.5元。该案被告曹丕、曹植提出反诉,最终法院于11年12月作出(2011)历城民初字xxxQ号判决书:一、被告中国人保济南分公司赔偿三原告车辆损失费2000元;二、被告曹丕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三原告车辆损失费及其他经济损失费共计47512.5元;……五、反诉被告何世语、李明姬、王永福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反诉原告曹丕、曹植车辆损失费及其他经济损失共计92193.5元。

(三)  王常升去世后其所在的单位皇城帝都集团有限公司(化名)向本案原告何世语、被告李明姬、王永福补偿丧葬补助金14942元、一次性工亡补助金343500元,共计358442元,该款项已由被告李明姬领取,而本案被告李明姬仅支付给原告何世语57250元。

本案原告何世语要求分割上述(一)(二)(三)所涉款项,但遭到被告李明姬的拒绝,因此,原告何世语依法提起诉讼,诉讼请求如下:

1、请求法院确认原告有权分割中国人保济南分公司支付给何世语、李明姬、王永福的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88154.4元的三分之一即29384.83元;丧葬费16845.5元中的15000元由原告何世语所有,剩余丧葬费的三分之一即615.17元由原告所有;2、请求判令依法分割曹丕、曹植应该支付给原告的死亡赔偿金35125.17元;3、请求判令依法分割应该支付给原告的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丧葬补助金59216元;4、请求判令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二、承办过程

我方接受原告何世语委托后,积极向当事人了解了案件情况,因原告何世语对死者王常升的赔偿情况并不不了解,因此,我所律师去相关单位对死亡赔偿金、工亡补助金等的情况做了调查,起诉后申请法院调取了相关证据。

本案焦点在于:对于死亡赔偿金的分配办法,法律上存在一个空白。

被告代理律师答辩认为:原告所请求分割的两项赔偿款项不属于遗产,因此,原告的诉求无法律依据,拒绝分割。

我所律师积极寻找相关法律法规。2004年最高院答复广东省高院:死亡赔偿金的权利人是死者近亲属;在2005年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全省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议纪要的通知》鲁高法(2005)201号文件中规定:死亡赔偿金的权利人是死者近亲属,应根据与死者关系的远近和共同生活的紧密程度合理分配。最高院法赔复(1996)2号中认为,死亡赔偿金的权利人都应获得一部分赔偿金。上述相关规定,使得我方的诉讼请求有了具体依据。

 

三、代理意见

我方代理意见如下:

(一)、交通事故死亡赔偿金和工亡补助金是给死者近亲属的抚慰金,根据公平和合理原则,应当在近亲属第一顺序继承人,即配偶、父母、子女之间平均分割。

    1.死亡赔偿金并非死者的遗产。遗产表现的财产权益系死者生前已经合法所有的,而死亡赔偿金的形成及赔偿金的实际取得均发生在死亡之后。

    2.死亡赔偿金不是夫妻共同财产。夫妻共同财产是指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或双方所取得的合法财产。夫妻关系终结于离婚或一方死亡(包括宣告死亡),而死亡赔偿金产生于夫妻关系终结之后。

    3.死亡赔偿金是对死者近亲属精神上抚慰性、经济上补助性的赔偿,并非对死者自身的赔偿。死亡赔偿金是基于死者死亡对死者近亲属所支付的赔偿,不属于死者的遗产,它具有人身专属性,即专属于受害人的近亲属。取得死亡赔偿金的权利是任何人都不能剥夺的,有权取得该赔偿金的近亲属不会因有其他的赡养人或扶养人而丧失或减少取得的份额。

因此,依据最高院的答复、省高院的会议纪要、以及平等、公平的基本原则,该死亡赔偿金和工亡补助金应平均分割,原告有权取得该死亡赔偿金和工亡补助金的三分之一。

(二)、丧葬费应按照办理丧葬实际支出的合理费用计算,剩余部分死者近亲属都有权取得。

王常升死亡之后,其丧葬事宜是在原告家中办理的,当时丧葬费的实际支出是9000多元(不包括墓地费用),该费用是被告通过原告亲属王蟒(化名)支付给原告的,这点有被告提供的王莽打的收条为证,原告在要求被告支付剩余的工亡补助金和丧葬费的诉讼请求中已经把被告支付的该9000多元减去。原告为死者购买墓地所支付的15000元,是原告自己垫付的,该墓地的支出费用属于丧葬费的范围,应该从交强险丧葬费中扣除并支付给原告,剩余丧葬费原被告再予以平分。

至于被告提供的证人马英九(化名)出示的餐费、香烟等花费证明,该费用是在被告住所地花费的,原告对其真实性是有异议的,该证人是被告的好朋友,这样一份证明可信度是很低的。并且即便该花费是真实的,也不属于丧葬费花费的范围,丧葬事宜是在原告家办理的,所有的花费也是原告支出的,至于被告出示的所谓的餐费、烟等花费也是被告在收取丧葬礼金后,对其朋友答谢的宴请,该宴请费用跟本案没有任何关联性。

    (三)、被告支付给案外人姚传森的费用不应在给原被告的死亡赔偿金中扣除。

 被告李明姬支付给姚明(化名,交通事故的受害者)的费用也是用王常升的遗产或者被告和王常升的夫妻共同财产来支付的,对于王常升的遗产,原告至今尚未取得。对被告支付给案外人姚明的费用,完全可以在遗产分割中另案处理,于情于理于法都不能从死亡赔偿金中扣除。原告要求分割的死亡赔偿金是法律规定应当给原告的抚慰金,这是任何人都不能侵占和剥夺的。

综上所述,代理人认为,双方丧葬费、抚恤金纠纷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法律依据正确,原告有权取得至少三分之一的死亡赔偿金和工亡补助金,并且被告应把已经领取的工亡补助金和扣除实际花费后剩余的丧葬费少支付给原告的部分归还给原告。

 

四、法院裁判结果

2012年7月30日,天桥区人民法院作出(2011)天民园初字第xxxR号判决书:一、济南市历城区法院(2011)历城民初字xxxP号判决书第一项判决中死亡赔偿金88154.5元的分割为:原告何世语分得29384.8元,被告李明姬分得32323元,被告王永福分得26446.7元。二、济南市历城区法院(2011)历城民初字xxxP号判决书第二项判决中丧葬费16845.5元的分割为:原告何世语分得15000元,被告李明姬分得1845.5元。三、济南市历城区法院(2011)历城民初字xxxP号判决书第三项判决中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的分割为:原告何世语分得600元,被告李明姬分得4000元,被告王永福分得400元。四、济南市历城区法院(2011)历城民初字xxxP号判决书第四项判决中死亡赔偿金105375.51元的分割为:原告何世语分得35125.2元,被告李明姬分得38638元,被告王永福分得31612.31元。五、皇城帝都集团有限公司向本案原告何世语、被告李明姬、王永福补偿丧葬补助金14942元、一次性工亡补助金343500元,共计358442元的分割为:一次性工亡补助金343500元,由原告何世语分得114500元,被告李明姬分得125950元,被告王永福分得103050元;丧葬补助金14942元由被告李明姬分得。被告李明姬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10内向原告何世语支付工亡补助金57250元。六、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920元由原告何世语、被告李明姬分担。

 

五、资深律师点评   

    从细微处着手,以理服人、以情动人、于法有据,在细微处见真章。

版权所有  威尼斯赌场_威尼斯赌场网站║官方授权(www.boruilaw.com)
联系电话:0531-82687278、82687275   传真:0531-82687278   E-mail:boruilawyer@163.com
地址:济南市高新开发区正丰路环保科技园A座4005、5005室   邮编:250101           
鲁ICP备10001930号
您是第  2656829  位访问者
免费咨询电话